当前的位置: 当前位置: 首页>>教育教学>>教学资源>>文章内容

拿什么来吸引孩子

时间:2010/11/2  信息来源:  作者:管理员  点击:[680]    字体大小:[ ]

拿什么来吸引孩子

—我教《月光启蒙》的思考

 

张学青

 

《月光启蒙》是五年级下学期的课文,作者是诗人孙友田。它主要讲母亲在“我”童年时代为“我”吟唱民歌童谣,给“我”讲故事、说谜语,为“我”带来了童年夏夜的美妙。

基于对文本的理解,笔者从“启蒙”入手,紧扣开篇第一句“童年的夏夜永远是美妙的”,从“夏夜的美妙”、“民歌童谣的美妙”到“母爱的美妙”,逐渐靠近作者,逐渐走进文本深处,发现“月光”与“母亲”的内在联系,感受月色、歌谣以及母亲的美丽。

“上出了语文味儿”、“润泽的课堂”、“无法预约的精彩”——有的老师听后如此说。这也引发了笔者对语文教学的一些思考。

让文字有灵性

“本色”一词在词典里解释为:本来面貌;原有的性质或品质。语文如何彰显自己的本色呢?就是要充分发挥汉语言文字本身的魅力,深入理解语言文字所承载的情和意,使一个个文字符号成为有呼吸、有脉搏、有翅膀的灵性之物,叩击学生的语言敏感点,达成正确地理解和运用语言文字的目的。

在课题的导入中,笔者从汉字的本义出发理解“启蒙”,由形及义,形中通义,字中藏理,感性而富有意味。中国的汉字,是音、形、义的统一体,在它自身的结构中就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因素。如“斩”字,可以证明古代有一种车裂的酷刑;如“国”字,“口”与“戈”合成,“口”为人口,“戈”为武器,合起来便是用武力管理、保卫人口,这正是国家的职能。如果我们在字词教学时能够多一点对汉字文化内涵的理解,让学生感悟字词的意象、意蕴、意趣,感受祖国语言的博大精深,学生就会对语文产生一种由衷的敬畏和热爱。

又如“长”字的教学,要求学生联系上下文和自己的积累,推想句子中“长”字的内涵,体会其表达效果。著名心理学家加德纳认为,当代青少年的智能应包括7种彼此相互独立的能力,其中第一种就是“语言能力:对文字意义和搭配的敏感性”。这一理论是否合理姑且不论,但从中可以看出语言能力的重要性。而语言能力的获得,有赖于对教材范文中的典范语言进行揣摩、评点、推敲、赏析甚至质疑,对标题、标点、词语、句式等种种实例增、删、调、改,在对照中展开对话,从而识别文字的“通”与“好”,“好”与“妙”。由言及意,由言悟神,以“语文的方式”练就学生的“眼力”,这将有助于学生获得良好阅读的技能,自主建构语文的能力。

素描淡抹又何妨

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。”素面朝天,干干净净,不蔓不枝。一支粉笔一本书,演绎最本真的语文常态,是为境界。

面对多种媒体声色光影的“入侵”而影响学生“拥抱”文字的现象,目前有这样一种导向:语文要走一条回归路,要学会勇敢地拒绝外来的“干涉”。一位参加全国小语阅读大赛的选手执教《月光曲》,为是否播放乐曲而犹豫不决:语文的五彩缤纷已承受了较多的争议,播与不播,都是问题。

语文课堂唱起了歌谣,是不是喧宾夺主、哗众取宠?

课文中出现了民歌、童谣。关于童谣,那些天真烂漫、贴紧儿童的童谣,在学生拍手、跺脚、打桌子的节律,在一遍遍的朗读甚至叫喊中被唤醒,从而让学生体会到它们的明快、流畅、含蓄和幽默。

但是,民歌不行。如果不能让这美妙的民歌复活,如果不能感受这些文字背后民间文学的精彩,学生怎么去体会母亲声音的美妙,感受月光下母亲的美丽?1分28秒的无伴奏吟唱,改变了现场的温度。宁静的歌声所带来的心的潮润,对课文重点的理解、难点的突破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外来的“营养”,从某种程度上讲,可以使语文更为健康红润而诱人。譬如,音乐与文学,本身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音乐让人有灵性。合适的音乐非但不会伤害语言,而且会让语言自身的意味保持得更长久。

量体裁衣——具体情况具体分析,素描淡抹又何妨!

语文应让学生更智慧

心理学上把从问题的提出到解决的过程,称为“解答距”。根据解答距的长短和深浅,可以把问题分为4个等级:微解答距、短解答距、长解答距和新解答距。诸如“音韵为什么是芳香的”、“月光与母亲之间有哪些联系”这样的问题,引发了学生认知上的冲突和不协调,属于长解答距的问题。此类问题的解答,需要综合全文相关内容,由此及彼、由表及里进行思考。这种思考,有助于学生思考力的形成和提高。

语文教学的核心是语言和思的训练。优秀的表达,必是思想锤炼的结果。如果忽视了思维的训练,就会:读,有口无心;看,浮光掠影;说,鹦鹉学舌;写,词不达意。

语文教学在重视传统的语文学习经验,强调诵读、积累的同时,也绝不能轻视学生思维能力的训练。在刻板、被动、缺乏问题情境的情况下进行语言训练,学生成了语言的工具。而一个好的问题,往往能刺激学生对精神世界的好奇,主动地交流并兴奋起来,产生表达的欲望,在老师的带领和自己的探索中发现原先不曾看到的风景。

应该说,我们的语文课堂多“微解答距”和“短解答距”的问题:“××外貌怎样?”——可以照本宣科;“从外貌可以看出他是怎样一个人?”——略作概括即可。但是,一堂课如果没有一个“长解答距”和“新解答距”的问题,学生在思考力上的训练明显是不足的。思考力的不足,会直接影响学生学习语文的热情和效益。

智从问中来。语文教学应该让学生变得更智慧。

“从月亮那里回来”

曾经有过这样的情形,当然是公开课,为了体现对语文课程资源的充分发掘,课堂的拓展远离文本,天马行空地任意发挥,盲目地扩大课堂的容量,结果弄丢了课文这个“本”。

由是,前不久又闻听某校有一大型的公开课活动,为了确保课堂的质量,教研员与年轻的老师约法三章,其中第一条便是“不要拓展”。因噎废食。

“忘本”固然不好,但画地为牢的“本本主义”也是可怕的。语文课堂教学,如果没有源头活水引入,必将是一潭毫无生机的死水。

课堂的教学时间是个定数。用在这里多了,那里必然少了。在本课体会“母爱之美妙”一环,笔者引入了课外资料,对孙友田的《黑土地》进行了大胆的剪裁,取我所用,舍我不用。呈现的段落,可以更好地让学生体会“月光下的启蒙”以及母爱润物细无声的美妙。这样的引申和展开,紧扣文本,使课堂更为充盈饱满。

在绘本《猜猜我有多爱你》中,小兔子与大兔子比谁爱谁更多,最后大兔子有一句极其经典的回答:“我爱你一直远到月亮那里,再从月亮上回到这里来。”

“从月亮那里回来”——这句话读来颇有意味。语文课堂教学如何拓展,拓展何为?“从文本这里到月亮那里”,一种“放”的旷达;“从月亮那里再回到文本这里”,一种“收”的充盈。两相结合,收放自如,方为本色语文课堂应达成的美妙境界。

分享: